没什么好激动的,我只是知道了我本来就知道的:诗不是回忆,不是梦的,是这两个之外的别的东西

苦痛地抽搐,像一个电机,噔噔噔噔,又冷又苦一块废铁往外爆炸出星星点点的眼泪

可是,除了纪念,你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

Les Rallizes Denudes web is in experimenting. Sorry it’s still in Chinese language. But don’t worry I will add more languages, do some translate.

在人多的地方,人与人之间说话好像必须要变的很庸俗才行,我反正不知道我自己在干嘛,我不喜欢这样,再也不会上当去人多的地方了

出门没有任何好事,每次我都知道,但我还是不放弃出门。

精神牙买加假嬉皮们总是过着一种陶醉于自己的人道主义美德的生活,如果可以说这是生活

在高一前军训的时候我帮宿舍里两个才认识了几天的人就着月光剪头发,她们多么直接又放心地把自己的头发交给我

Show older
ni.hil.ist

ni.hil.ist is a server run by individuals who are friendly to a nihilistic world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