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我刚注册这里的时候还没完全摆脱tankie影响,现在倒是比之前更安了

中国小孩能接触的默认思想资源就是tankie和liberal冰火两重天……要跳出这个思想钢印需要花很多功夫,历史教科书和政治教科书自己就在左右互搏,任何愿意动脑筋的小孩都会发现其中有矛盾。然后问题就来了,动脑筋之后的第一反应,也往往只是在教科书提供的eurocentric teleology和sinocentric teleology里二选一,而两者实际上互为镜像,一体两面。偷懒的话选了以后就会留在那里或者反复横跳,而不知道在这个binary之外还有其他可能性

最有收获的思想资源大概就是打倒孔家店,彻底批倒批臭,不会产生什么浪漫化的东方主义错觉(见多了以后发现伊斯兰印度甚至加勒比那边的追溯传统魔怔人都还是蛮多的

和菌以及小熊交流的时候想到,Larson干的事和她们恶意歪曲抢麦男原话的原理其实一模一样。Larson想中伤一个真的捐肾了的人,对方本来没有任何可以被挑的硬性问题。Larson怎么办?她撒谎,编料,颠倒是非,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叫屈。抢麦男说的话也没有任何问题,他就是在直勾勾质问消费脑同人女,你们怎么像在大卖场里一样,不想交流而只有消费?她们的下意识反应,她们的第一反应,是搞身份政治,人身攻击,你是男的你不能说话。我们的展怎么可以含男量这么高,不买东西就快出去!唯独不敢address抢麦男原话里的任何内容。接下来第二反应,用新的谎去圆上一个谎,说抢麦男说了安全的民族主义发言,破坏了秩序。早期看她们发言还以为抢麦男真是精苏啥的,结果完全不是,说的话只是就事论事展子现场的无脑景观消费行为,和安全民族主义屁关系都没有,纯捏造。一层捏造上叠了又一层捏造,现在已经把自己包装得高尚得不得了。人真的可以为这点屁事就撒谎到这个程度,更别提为更大的事了。这在理解历史的时候也很有启发,比如马恩撒谎说巴枯宁反革命。实际上就是很傻逼的小团体统治权争夺战,死后的材料证明巴枯宁从未背叛过革命本身。但马恩当年就是可以信誓旦旦发洗脑包。

Follow

这一年下来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逐步在概念上学会了去中心化马克思,对党的历史神学祛魅要从源头开始

· · Web · 2 · 0 · 6

How can one at all remember the final, non-revisable loss of the victims of the historical process to whom one owes oneself, and still be happy, still find one’s identity?

@scalanaturae 所以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这条嘟串第一条是Local-only的设置,其后所有内容都是local-only的

@RedDahlia 然后TF那条就是另起嘟串,所以就可以刷出来了

@scalanaturae 是的,不过我们现在的内容也可以在我另一个号里刷出来,我感觉这应该算是一种bug(?),可能这个功能也不是特别完善,不是所有站都有的集成到大版本里的分支功能很多都经常抽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ni.hil.ist

ni.hil.ist is a server run by individuals who are friendly to a nihilistic worldview.